江苏健康家庭
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患之间 > 医者仁心医者仁心
徐文严:秉谨严之志,怀人文精神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 浏览次数:122

1949年,他作为学生代表光荣地参加了开国大典,这次经历坚定了他“从医治病、救死扶伤”的信念。70年过去了,他“深耕”传染病防控:参与制定国家防治计划、重启疾病研究和人才培养,致力艾滋病防控中国方案……2019年,他现场观礼了新中国七十华诞盛大的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,心绪难平。他说:“我们个人渺小的一生,能奉献给国家医疗条件的进步、人民健康水平的提高,我了无遗憾!”他就是我国皮肤病性病学专家、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(研究所)原院长(所长)徐文严。

负笈协和,孜孜不倦

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,在广场欢呼的人群中,有一位青年跟随大家一起振臂高呼,他就是后来成为我国皮肤病性病学专家的徐文严。

徐文严:那时我们燕京和清华都在北京城外,没有交通工具,一大清早,我们就沿着清华园旁的铁路走着进城。能参加开国大典,我很兴奋。今年正好是70周年,而我也是1949年入党的,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。

70年前参加开国大典的经历,深深镌刻在徐文严的记忆深处,更坚定他 “从医治病、救死扶伤”的信念。

徐文严就读于燕京大学时的学生证

此时的徐文严就读于燕京大学医预系。燕京大学医预系创立于1925年,对学生的培养以严格著称,为北京协和医学院培养了大量优质生源。

徐文严:我学医就想进最好的医学院,当时全国只有北京协和医学院是一所八年制学校,三年预科(医预)在燕京大学,五年医学在协和医学院。我就先进了燕京,但由燕京进协和,必须由系主任写推荐信,才能有资格参加入学考试,所以很严格,大家都很用功。

1950年,经过严格的考试与选拔,仅有18名学生进入北京协和医学院深造,徐文严成为其中之一。自建校以来,北京协和医学院一直秉承着“高进、优教、严出”的教育标准。

徐文严:协和也是淘汰制,临床到三年级以后,有导师派你到各科去见习,就是看你能不能当个大夫。特别是到了临床当实习大夫时,对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是个考验。

协和要求每位学生都去各科轮流实习,并且每一位患者的病例都必须熟稔于心。如果今天有新病人入住,在第二天查房时,必须把这些患者的病例信息全部背给科室主任听。每每谈到这里,徐文严总会“自嘲”地说:“每次查房时,大家都常常吓出一身冷汗。”

徐文严回忆,自己和同学都曾遇到不知所措、语无伦次的状况,有时也不能准确描述出病历中所反映的问题,并因此挨批和重罚。也正是从那时起,他切实体会到规范书写病历、研读病例的重要性。

严谨治学、实事求是精神,是徐文严(前排右二)一生指引

很多人都说,协和的医生不是教出来的,而是“熏”出来的。一代代协和名家的熏陶,让协和人耳濡目染,从此根植于心。在协和的学习经历,在徐文严的身上刻下了深深的烙印。协和严谨治学与实事求是的精神,成为徐文严的一生指引。


“深耕”专业,严谨治学

1955年,毕业在即的徐文严面对工作分配名额,身为班长的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选择。

徐文严:当时给我们班分配两个到皮肤科的任务。皮肤科不吃香,我是班长,总要带个头,就第一志愿报了皮肤科。

70年如一日,徐文严在从医和科研道路上恪尽职守、奋力攀登

新中国成立后,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性病之防治,采取许多积极有力措施。1954年,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应运而生,这是我国最早成立的从事皮肤病、性病、麻风病研究与治疗的国家级公益性专业机构。分配到皮研所的徐文严站到了抗击麻风病、性病工作的最前沿。

徐文严:皮肤科虽然是小科,还有许多未知数,如病因不明的、治不好的,可以钻研,我就慢慢把兴趣培养出来的。而且皮肤科李红教授很会讲,很会引导,所以,我就在皮肤科待下来了。

年轻的徐文严(第二排右一)站到了抗击麻风病、性病的最前沿

自建立以来,皮研所即与各地性病防治机构紧密合作,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持续消除性病的运动,徐文严也参与其中。1964年,皮研所第一任所长胡传揆向世界宣布,我国已基本消灭性病。这标志着自新中国成立后,我国仅用15年的时间,便实现了对性病的基本控制和消灭。

成绩并未使医务工作者停下求索的步伐。20世纪50年代,头癣曾在中国长期流行,有些地区患病率达10%。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从1958年起,派出8个工作队分赴江西、安徽、河南等省开展工作。徐文严被任命为其中一个小组组长。

当地采用川楝子加猪油的方法治疗头癣,认为疗效显著,想让徐文严在报告上签名认可。为了解该方法的实际疗效,徐文严取样患者的几根头发,实验检查,发现还有真菌。这个方法只不过把痂去掉了,根本没有治愈,于是,他毅然拒绝在报告上签名。

徐文严:作为医生,无论如何要实事求是,非常严谨,要不然做不好任何事情。


报效国家,倾情奉献

1970年,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从北京迁至江苏省泰州市。受当地条件限制,只能开展一些皮肤病、麻风病的门诊治疗和现场防治工作。后原卫生部决定在南京重建,徐文严被任命为所长。

徐文严:从单纯地搞医疗、科研工作,转到搞行政,一开始我也想不通。但正如吴阶平院长所说,我是共产党员,要服从组织命令。既然组织任命我,我就要做好,这是我的原则。

徐文严(左一)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

面对百废待兴的皮肤病防治工作,徐文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:恢复各科室,开始研究生招生工作……皮研所的功能日趋完善。

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(研究所)性病临床防治室主任王千秋:那时候,徐老师是我们研究所的所长,一开始我们的门诊量很小,也就几个诊室,发展到如今这么大规模,徐老师付出了巨大的心血。

徐文严为员工颁发奖状

20世纪80年代,性病在我国死灰复燃,原卫生部决定在皮研所成立“全国性病防治研究中心”,具有丰富性病防治经验的徐文严被任命为主任,负责恢复开展全国性病防治工作。

徐文严:本来性病有防治机构的,性病消灭后,机构就没有了,就需要恢复。还需要办性病防治培训班,培训临床大夫和技术员,请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人来讲课,后来又在北京与欧盟合作培训讲课。

全国性病防治研究中心在原卫生部防疫司的指导下,负责恢复全国性病防治机构,培训基层防治人员,组织研制性病检查试剂,建立全国性病监测哨点,以了解性病流行趋势,全国性病防治体系逐渐步入正轨。

1981年全球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被发现,短短几年,艾滋病在全球肆虐流行,我国卫生部门迅速作出反应,徐文严再次投入到新的防控战斗中。

徐文严:原卫生部派我们几个人到泰国、美国、英国去学习防治性病艾滋病知识。我们了解到艾滋病不是通过握手、聊天、吃饭传播,艾滋病真正传播途径是性传播、血液传播(母婴传播)。要以预防为主,这非常重要。

1987年,徐文严陪同外宾参观病房

出杂志、印小册子,介绍国外防治性病、艾滋病的知识经验,以提高广大医务人员对性病、艾滋病的认识,开展国际合作,在皮研所举办全国实验班,参与编写教材,给学员授课。

秉承着严谨治学与实事求是的精神,凭借着在免疫性皮肤病和性病研究方面的造诣,徐文严“深耕”皮肤病防治领域,为我国性病防治工作无私奉献。

徐文严:我很平凡,做了我所应该做的事情;我很高兴,70年来我们国家取得这么伟大的成就;我也很欣慰,我是个党员,能够为党和国家做一点工作。

七十年

既为医者也为党员的徐文严

在新中国卫生健康事业每一次需要时

都挺身而出,践行承诺

将个人梦想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

将他口中的平凡事业

作出了不平凡的成就!


46.3K